久久香蕉国产线看观看

  • <acronym id="1mzkf"><label id="1mzkf"></label></acronym>

    <table id="1mzkf"></table>
      <p id="1mzkf"><strong id="1mzkf"><xmp id="1mzkf"></xmp></strong></p>

      我們拿什么讓“壞社會”變好?

      發布時間:2015-04-02 瀏覽:230

       

      最近,“藍翔體”的老梗在微博上越玩越瘋——正襟危坐地講完一個故事后,突然以一句“挖掘技術到底哪家最強”收尾,總能讓人笑到吐槽無力。我想起了兩年前微博上曾流行的另一個梗——在每條微博后面加一句“這個世界會好嗎”,哪怕再平淡的內容也能陡然變得深沉起來——熊培云后來甚至以此為題出了一本書。“這個世界會好嗎”的潛臺詞,顯然是說我們正生活其中的社會還不算好。

      這個判斷引起不少人的共鳴,是因為現實確實常常讓不少人感到不安、無力甚至絕望。以前很多人以為等自己更有錢了就能活得更有尊嚴,后來卻發現一些富可敵國的企業家可能比普通人更沒安全感,說不定哪天就會千金散盡;以前很多人以為做個只關心柴米油鹽的小老百姓,就能安居樂業,后來卻發現有資格欺負自己、踐踏自己權利的人太多,連居委會大媽都可能會把自己罵得像個孫子。

      我們的社會是如何變壞的?專門寫一本書都未必能說透,但最核心的一個因素是權力日益囂張而權利不斷縮水。曾經的湖北首富、原中國最大民營航空公司東星航空總裁蘭世立,出獄后曾不無感慨地說,“老板再大,一個處長都能把你搞死”。話很重,現實同樣如此沉重。如果說,在北上廣深這樣的大城市尚有一些規則可言,越深入三線以下城市尤其是基層農村,權利被權力碾在腳下的情況就越是屢見不鮮。

      依照我們的立國理想,依照白紙黑字的法律法規,我們是這個國家的主人,每個人都享有很多權利,擁有很多自由。但現實的復雜性在于,一方面權利與自由在增進,另一方面,仍有很多權利沒有兌現。如果想要主張那些權利,合理訴求被置若罔聞的情況并不鮮見,被權力之手揍得鼻青臉腫的情況亦非個別?,F在想想,中國很多電視劇中都有“你們還有沒有王法?”“我就是王法!”這種對話,還真是“藝術源于生活”。

      不過,要讓社會變好,在頂層推動的同時,也離不開每個人自己去較真、去抗爭。日常生活中,很多人在合法權益遭侵犯之后,連站出來維權的意識都沒有,反倒忍氣吞聲,還以“就當自己運氣差”、“倒霉的不止我一個”、“吃虧是福”等進行自我麻醉。個體的沉默變成了對“利維坦”的縱容,其結果必然是權力更加肆無忌憚地突破邊界,必然是我們離“好社會”的理想越來越遠。

      胡適有一句被廣為引用的名言:“爭取你自己的權利,就是爭取國家的權利;爭取你自己的自由,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。”其實,如今很多我們習以為常的權利,都是一些“較真”的人在與權力博弈的過程中爭取而來的。比如,那些與違法者“死磕”的律師,那些冒險“扒糞”的媒體人,那些為公民權利鼓與呼的學者,他們如同古希臘神話中的西西弗斯,孜孜不倦地滾著巨石。

      從某種意義上說,不管是社會的發展,還是國家文明的提升,常常都是那些較真者推動的。他們努力用權利馴化權力,以實際行動推動權利意識啟蒙,千千萬萬的國人因此而受惠,權利也一點點被落實。正因如此,我們非但不應嘲笑那些主張權利的行動者,不應讓他們感到孤立無援和心寒,而應常懷感恩之心,大方點贊或默默支持。如果更多的人都關心自己的權利,都來為權力編織更細密、更堅固的籠子,社會就有變好的希望。

      相反,社會變壞,每個逆來順受的沉默者都有一定責任。讓社會變好,歸根究底需要眾人的覺醒和行動,需要我們每個人多一些“主人翁意識”,多一些“較真”精神,起碼在自我權利實現的道路上挺起脊梁。畢竟,“你所在的地方就是中國,你怎樣,中國便怎樣。”

     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观看
    1. <acronym id="1mzkf"><label id="1mzkf"></label></acronym>

      <table id="1mzkf"></table>
        <p id="1mzkf"><strong id="1mzkf"><xmp id="1mzkf"></xmp></strong></p>